Anji是烏克蘭陶藝藝術家。從年輕時就跟著家人旅居不同國家
2014年在日本交換時,她發掘陶藝的世界,從此後就愛上了
現在Anji在台北從事陶藝創作。陶土是我們腳下土地的一部分,她很喜歡用陶土做出日常用品,同時呈現旅行時的回憶,夜晚的種種夢境和自己的心願

Anji Ceramics

We asked Anji a little about her work...

妳從事陶藝創作多久了?開啟這條路的原因是什麼?

 

我創作已有五年的時間。老實說,以前我不曾想過要創作陶藝,它總是令我畏懼。我認為陶藝是那種你不是要成為大師,那就乾脆連碰都不要碰的東西。然而,我有機會在日本唸大學時接觸,才發現陶藝其實沒有那麽難。任何人都可以駕馭而且看起來也很美,因為製陶人的個人特質會完全體現於作品中。我會持續創作陶藝一部分是因為我迷上了把我家裡所有東西都做成陶製品,另一部分是因為我喜歡為別人製作作品。

猴子與佛祖的那些部份帶給妳靈感呢?

 

自我有記憶以來,我就非常喜愛猴子!牠們可愛又活潑,我總是想,若身為一隻猴子,一定很有趣。就佛教而言,日本所有的佛教建築給我很大的啟發,以及那寧靜的氛圍與繚繞的香氣。我特別記得在日本奈良的那尊大佛。祂有著一頭捲捲的頭髮,令我不禁想要著筆畫下,所以我上課時總是不斷塗鴉。還有,眾所皆知奈良路上有許多鹿,人們認為牠們是佛陀的使者,到處都買得到佛祖與鹿的紀念品,如:小沙彌頭上長著鹿角。我想大概是在造訪奈良後,我下意識地開始塗鴉起猴形佛陀。我總是受到不同文化哲學的啟發,這有助於我在把玩黏土時不過於天馬行空。

 

妳總是在妳的陶瓷上上釉作畫,一直使用藍色有什麼原因嗎?

 

特定日式陶器色彩並不繽紛,在我的學校,我們只有黑色、藍色及棕色可以使用。我們將綠茶與這些礦物色料混合,然後在陶器上作畫。默默地,我變得對藍色特別著迷。在白瓷上用藍釉作畫的工法,日文稱作“染付 sometsuke”(日本對青花瓷的稱呼)。我覺得青花瓷令人沉靜,不過有時候上頭的繪圖可能有些奇怪與趣味橫生。就像瘋狂的猴子跟在打坐的佛陀,我就是被這兩者的平衡給吸引著。

妳已經住在台灣兩年,在這之前你住在日本。妳覺得旅居這些國家的經驗有影響妳的創作嗎?又,是如何影響呢?

 

當然有影響!日本陶器有我喜歡的完美瑕疵的概念,但很諷刺的是,這真的不好達成。陶器特別的地方在於它不可能完美滑順與對稱。然而,在台灣的風格還滿不一樣的,我最大的靈感來源之一是那美味的台灣茶,持續地製作一些茶道用的器皿。這裡豐富的自然資源也不斷給我靈感,能夠向台灣陶器大師拜師學藝依然是我的一個夢想。

 

妳開始教授陶藝課,覺得如何?妳想要分享給學園你的哪些技術呢?

 

我最想跟大家分享透過陶藝來放鬆陶冶性情,我總是邀請學員到我的工作室,一邊聊天一邊教他們製作。聽著朋友們跟我說他們如何透過捏陶的過程來放鬆心情讓我感到無比開心。透過教課,我希望有越來越多人一起來度過一個輕鬆的午後時光,結交新朋友,還能帶自己手作完成的作品回家。

  • Black Instagram Icon
  • Black Facebook Icon

© 2019 Minim Photographic Studio

PHOTOGRAPHIC  STUDIO

摄影工作室   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