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黑白紅之間,關乎日常的細枝末節、女子的喃喃細語、思想及態度的展現。「插畫」是獨有的語言,像寫日記般記錄下所有無法復刻的生活細節。

BoNi

通過使用黑色,白色和紅色色塊,您的插圖風格非常容易辨認,您是什麼時候第一次開始以這種風格創建作品的?

 

其實原因很單純。高三上課時間在課本上偷塗鴉,拿鉛筆盒裡現有的紅筆和黑筆就開始畫,沒想到就這麼畫了四五年一直到現在。現在想想原因有點蠢(笑)。

您的作品以女性的插圖為例,“女性的竊竊私語”是什麼激發了您的繪畫靈感?

 

在生活中,我大部分的時間是獨處的。所以幾乎都在和自己對話、觀察生活。

其實在創作中我沒有限定性別,每個人都有細膩和心裡變化豐富的一面。可能是因為由自身出發,所以插畫中的人物大多是比較陰柔的樣貌。

 

您目前正在桃園大學學習藝術與設計,您在大學從事的作品與您的插圖有很大不同,您認為練習其他樣式是否也有助於提高插圖設計?怎麼樣?

 

如果我在復興商工的高中時期是學習了畫畫的技巧。那麼在元智大學就讀,給予我最重要的是看待事物的方法和角度、鑒賞、發現藝術的多樣性和可能。

 

在大學的創作中,我對於留白和抽象畫感興趣,這也有影響到我的插畫風格。

我最常從攝影作品和電影中截取靈感,後來發現認真生活、不斷思考是最重要的!

 

您以前在中國學習藝術一年,與在台灣學習藝術相比,您在那裡的課堂學習經歷如何?

 

我中國所在的科系比較注重團體合作和品牌的打造。

比起過去一個人埋頭苦畫,我變得比較樂於和人相處和溝通,展現自己。因為文化差異,學習形式也是非常不同的。

 

您目前正在illuBase教美術,您到底在教什麼?在沒有藝術背景的情況下,如何幫助和激勵他人進行繪畫?

 

在課程中有人叫我「老師」我會假裝沒聽見哈哈哈。我會請大家都叫我「BoNi」就好。

我不希望大家來上課,最後只是複製一張“BoNi風格”的插畫,而是希望給他們「工具書」和「方法」,包括鑒賞的角度。

 

黑白紅,相較於其他插畫會是比較單純的元素,很好的可以引導他們了解自己的特色。課堂上大家幾乎都比我年長、已經是上班族,純粹的熱愛插畫。幾乎零基礎的條件下,喜歡的心卻很強烈,其實這比技巧來的更為重要。

 

課程在週末,我會放自己很喜歡的音樂,很chill的和喜歡插畫的大家一起很輕鬆的討論、創作。

  • Black Instagram Icon
  • Black Facebook Icon

© 2019 Minim Photographic Studio

PHOTOGRAPHIC  STUDIO

摄影工作室   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