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na Eihmane為住在臺北的拉脫維亞的藝術家與母親。她從事視覺詩的創作,最近也開始寫詩。

Elina Eihmane

We asked Elina a little about her work...

去年你開始寫詩,可以與我們分享一下你如何開始寫詩以及其對於藝術創造的影響?

 

在一年前寫的那一首詩裡面我看到了我的痛苦及苦惱的盡頭:它包含了我尚未知曉的事,而且更重要的是它包含了大奮鬥的結束。我沒有感覺到它的來臨。毋庸說此事很大,帶給我極大的解脫,我就順暢的繼續寫詩。Taipei Potery Collective在這一方面提供一種應作解釋的機會給我,而且一直起 促動作用。

詩歌對我來説是一個又樸素又精確的文體。我喜歡止於未磨練的詩句。詩歌擅長於發揮我的狩獵者與采集者的這一面,建立一個古老的關聯、原始本能:一種輕鬆的感覺。寫詩讓我發覺我很多話可以説。

我的大多數的詩歌為所謂的步行詩 – 當我的身體在動,很多想法回來: 爬山、逛街、看兒子繞公園而走。行走協助感情的移動。我是一個狩獵者與采集者:寫所目睹的、采集圖像及印象去抒發感情。

詩歌帶來了更大的自由,而且它允許我放棄對於完美主義的追求。我事前所從事的藝術創作如攝影與電影從來沒有帶來如此的舒適自在感及放下感。我買的就是這個:視覺詩。詩歌也允許我快速地創作,對於一個帶小孩的人及其重要。我很喜歡詩歌能夠讓我抓住感覺,稍縱即逝的時刻於詩歌裡出現。 藝術品的經驗是我運作的方式。依賴於所有的感官去經驗生命,這就是我自己出版的視覺詩書的主要目的。

過程也很重要。見到真的喜歡我的作品的人讓我十分高興。此可以讓我慢下來與別人互相感應。在市集的場合内去觀察如何不同的人會被不同的作品吸引非常有意思。這也是一種内心探索。他們能夠在我的作品裡看大自己或他們所認識的人。隨著別人買它帶回家,我的作品的内涵會成長與改變。這是一種附加的意義。我喜歡寫作與自造書籍,此帶給我極大的快樂。

我們很喜歡你的版畫。請問,你如何選擇最適當的照片?

我先會試一下再決定。經過試錯過程,先印刷幾個版本。將要刻的圖像我自己來畫、或用照片或畫照片的圖像。我喜歡結合不同技術的自由。我的過程很簡單:我先選一批照片,將他們改成黑白片,再去調整光暗對比。就是這樣而已。接著在紙上印刷再去決定。我也會選幾張照片作爲抽象的背景。

我本來想將這一本自製繪本【切】,不使用照片來描寫我的生產及后產與嬰兒生活的經驗。社會上將嬰兒視爲可愛是一種刻板印象,可我個人所經歷的苦惱并不可愛。所以我把我自己的與兒子的照片改成版畫,加以一些抽象的顔色去印刷這本自製繪本。我一般會用整體的故事,不太會用單一的照片。看書時我用已連續的圖像來思考,所以是個非常適合我。

 

你的繪本是手工製作裝訂。請問,你最喜歡使用何種材料,技術與縫法?

我喜歡日式線裝,尤其是Becca Hirsbrunner使用的圖案之視覺元素。手作書之製造過程内的各種元素對我來説很重要,個個在協助發揮故事的發展與内涵。所以,我會選帶有象徵性的裝訂方法。我會仔細的去選紙張,紙張的感覺很重要。書是用來可以摸的、聞的。看到人再用指頭摩擦而聞一下我繪本的紙張,會帶給我極大的享受。我還喜歡加一些手工的東西,比如書葉閒放個乾植物。講到藝術,我喜歡有意外發生的肯能性,我願意接受意外所帶來的挑戰與其所招致的感受擴展,以免完美主義的約束。

名爲【選擇偏袒】一本是你與你的兒子合作完成的。你們倆如何合作?你們倆一起合作爲何那麽重要?

我得在母親身份找到我自己。一開始當母親讓我覺得迷路了,這與我以前所經歷的非常不同,而且我必須找到我對於兒子愛以及我與他連接。簡單的說,我無法像以前那樣繼續下去。所以我決定參加工作坊,還買了膠捲給我的三歲的兒子。一起攝影能夠讓我看到我與他如何分享這個世界,是我們更加互相接近與親密。我兒子拍了我十分喜愛的照片,這些照片裡面出現了真正的我,就從這些照片我看到了真正的我。這個計劃也讓我緩解某些痛苦。養育子女、當家長對我來説是關於變化、一起成長、冒險與愛。

 

你的最近的作品很重視母親身份這個主題。你的兒子出生之前,你在創作什麽?

我兒子的出生改變了我對於很多現象的看法,不過我還是會討論以前的話題。現在我接受更多的脆弱、痛苦與愛出現在我的作品裡。

我歷來題材都來自於個人的、日記性的經驗,來自於平日的魅力與大自然。我曾就親密的人兒敘述了故事。因爲我住臺灣,曾也通過攝像向臺灣表示敬意。

我想要想向作爲母親的藝術家、女藝術家表達支持,肯定超出浪漫愛情的愛。我覺得藝術裡的愛情缺乏其充實的意義。我這本【蜻蜓的早晨】詩集是寫個我六歲兒子的母愛情書,而且我覺得每一個曾當過小孩的人能與其產生共鳴。

我想描寫一些我無法逃避事實與情況,描寫其過程與變化。每一個經驗又是獨一無二的又是人類共同經驗的一部分。能狗繼續保持往前,能夠繼續説話對我來説很重要。永遠至少會有一個人願意聼,不過根據我的經驗平常不只有有一個。

  • Black Instagram Icon
  • Black Facebook Icon

© 2019 Minim Photographic Studio

PHOTOGRAPHIC  STUDIO

摄影工作室   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