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l Fremming來自舊金山灣,來台灣已超過七年。

Joel Fremming

請問你是如何來到台灣並成為一個藝術家?

 

我在大學主修藝術以及教育,並在十年前到台灣度假。在假期中,我和一個自行車團體騎腳踏車,在街上玩滑板,也畫了許多畫。我認識了一群在台灣的外國人,他們平時教課,並利用課外時間做各種創作。因為我原本計畫成為一位小學老師,來台灣工作和創作成為一個完美的選擇。

你認為住在台灣對你的藝術創作有什麼影響?

 

台灣對我的創作有深遠的影響,台北是我目前唯一住過的城市,因為這個城市被群山和森林包圍,我常常有機會在一天之內在城市和自然中穿梭。

有時候我用自然方法創作,讓作品自己流動,變化成不同的樣子;其他時候我把不同的東西拼湊在一起,讓他們看起來像刻意組裝過的作品。

 

恐龍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我常常說自己是一隻孤獨的恐龍並配上[恐龍是真實存在的]標語。恐龍在幾百萬年前滅絕,沒有任何現代人見過恐龍。見到恐龍也許能幫助人們相信恐龍曾真實存在,我想要提醒人們,每個人都能創造自己的實相。

你已經創作超過250部迷你書,你是怎麼找靈感的?它們有主題嗎?

 

我的迷你書像是各個小部份的我,靈感和參考資料都來自我的生活,沒有做什麼研究。書中的一切都來自我自己。有原創系列包含了主題與故事,也有圖畫系列只有圖片。圖畫系列和在台灣的語言隔閡經驗有關,透過這些經驗,讓我能夠和說任何語言的人分享我的創作。

你也設計特殊的服裝,請向我們描述你是如何結合服裝設計與繪畫?

 

這些特殊服裝讓我成為自己之外的人或物,我可以成為一隻怪獸,一種動物或任何想成為的一切。

五年前,我開始為萬聖節創作服裝,從此之後,陸續為各種活動和遊行的表演製作服裝。我很享受扮演別人的過程,並能夠用不同於習慣的方式表達自己。我曾經逗得大家大笑,曾經讓孩子們尖叫甚至哭泣。我很享受把自己的身份隱藏起來,也對於在裝扮中扮演不同角色感到很安全。

  • Black Instagram Icon
  • Black Facebook Icon

© 2019 Minim Photographic Studio

PHOTOGRAPHIC  STUDIO

摄影工作室   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