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Veronique Kwak

自由投稿藝術家和學者。專修英美文學,主要研究美國黑色電影與犯罪小說。創作主題多元,重點聚焦於:黑色電影、犯罪案件、女性主義、身體政治、爬蟲和建築。擅長在作品中融合多種典故、動植物元素和東方中文古字,創作出新的「概念型藝術」。不做既有物的複製,而是創造新的典故。東方化西方事物,有機而野生的作畫線條。題材取自黑暗,然而重點是正視黑暗之後,對這一切超脫羽化的正面能量。

你是英文系畢業。請問你研究的內容是什麼 ?還有,你是如何把你的研究連結到你的藝術作品內?

基本上,我的研究專長是20世紀的美國文學 ,我聚焦於盎格魯薩克遜族系的美國男性文學 ,像是海明威 、避世代男性作家 、美國冷硬派偵探小說作家,也就是美國男性的認同政治, 尤其是身體政治這一塊 。我論文的題目為 【性、暴力、無政府 :1920年代到1940年代美國犯罪小說身體政治 】。我投注了很多心思在研究美國隔離主義的文化傳統 ,從一些早期1930年代的警匪片 ,1940年代的黑色電影 ,還有知名的黑色大理花謀殺案。爾後,我開始對西方社會連續殺人犯與群眾謀殺的故事感到興趣。

我想,藉由我英文系研究而習得的英語文化感知,我傾向把我自己打造成了有地方文化關懷的全球藝術家 。我關心全球社會的非菁英族群,那些無法自由周遊四海的邊緣人,我對於那些極端分子,像是新納粹主義者、被拒絕的仇女沙文男,作為創作靈感對象而言,我很著迷 。就是那些不被社會同情的邊緣人。我想要當一個擺脫多元文化陳腔論述的國際藝術家,專就那些政治不正確的主題創作。

你的作品似乎很黑暗 。是什麼動機啟發了你對這些黑暗話題的創作?

我剛剛再看了一遍1991年,馬丁史柯西斯導演的【恐怖角 】,裡面有一段話,大概可以表達出我的心態 :「我要你慢慢地品嚐恐懼的滋味 。美國南方因由恐懼而進化 。南方的社會不斷地面對恐懼 ,恐懼印地安人,恐懼黑奴的,恐懼北方洋基聯邦。美國南方有著品嚐恐懼的優質傳統 。」

關於我對黑暗主題的著迷 ,我可以這樣說 ,我也試著品嚐恐懼的滋味 ,對於那些反對我的人事物 :我作為一個亞洲人,我作為一個女性, 所有不贊同我存在的東西 。我都很想慢慢品嚐那個恐懼的滋味,從黑暗的人事物汲取能量,讓我感受到一種奇異的自我進化感 。而且我自信,我有強健純粹的心靈,我不會被黑暗的事物給勾引而去做壞事 。因為我是個簡單純粹的人,我只想在一旁觀看欣賞黑暗的美感,以不帶批評、非關私人的熱情去品嚐邪惡。

最關鍵的因素在於,我想是我自己的出身背景 ,台灣保守傳統的中產階級。 我國中高中念的是保守私立天主教學校,我的青春期也在極度封閉的環境下成長 。為了捱過這段日子 ,且忠於自我 ,我不自覺地培養了叛逆的精神,我下意識做的每件事都是與主流價值背道而馳, 這個態度已經根深蒂固我心。 我這輩子, 大家都很跟我講一些包覆糖衣的場面話,所以我偏好觀賞黑暗的事物,因為它們很真實 。

你【男人與海】作品集的範圍很龐大 ,你畫了男人被魚吃掉的圖案 。你可以解釋你的創作動機還有作品的意義嗎 ?為什麼你有畫這系列畫作- 知名的男性公眾人物被魚吃-的靈感?

當我24歲的時, 我走在舊金山的街上,看到櫥窗內一個男性版美人魚的玩具。我朋友跟我開玩笑說道 :「這叫做 merman, 男同志版的美人魚 。」 我不禁納悶: 為什麼美人魚的形象都很女性化且性感? 任何跟美人魚的非女性相關物都是很酷兒化的, 非異性戀男性的。

若干年後, 我突然想起這件事, 就發奇想 ,想要創作出我自己設計的男人魚 ,而且是陽剛版的男人魚。 我想到海明威的名著【老人與海 】,於是我把我挪威男性友人的頭畫出來,被鮭魚跳出來吃掉 ,因為挪威盛產鮭魚。 自從那時, 我開始把男生的頭想成花朵,魚則變成花瓶裝男人的頭 。而且,那些圖案看起還很像西方文化的異教神明 ,在很多的文化內, 很多神明都是人頭配上動物的身體。 而且這些男人魚,必須要保持處變不驚的酷勁 ,就算被魚吃掉, 也是要保持男子氣慨, 像個男子漢般地承受這一切 ,神化自我。

就概念上說來, 我只是把父權社會對女性的文化邏輯倒反玩弄而已 :女人不是擺架子成為不可親近的女神 ,就是被戀物癖化成為男人的性玩具。 我只是用男性神話物化女性的邏輯,也神化物化男性而已。 獵人現在變成獵物。

當你創作每件作品的時, 你都做了很多研究 。你可以告訴我們你的創作過程嗎? 哪些作品是你覺得深具挑戰性的?

我老實跟你說 ,我有亞斯伯格的現象。 我傾向用跳脫常理的邏輯思考 我常常無法理解:為什麼許多人認為我專注的事物很不尋常。剛開始,這是場遊戲 。我很好奇我腦海裡的畫面被畫出來會長怎樣 ,我只是記錄我周遭發生觀察到的人事物而已。 我以前常常去蒐集別人對於一個概念的直觀投射,再加以詮釋成我自己發明的象徵符號。

舉例說來 ,有一次我讀到了一則新聞 :16歲的澳洲少女 ,被A片上癮的男友慫恿去參加群體肛交, 結果最後裝人工肛門戴屎袋 。我無法忘掉這則新聞 !我真的覺得那個女子好可憐! 我還去查要怎麼去裝屎袋 ,人工肛門的族群要怎麼上廁所。 於是我決定去畫出這個事件好了! 我問了許多人一個奇怪的問題 :如果肛交是種動物 ,那會是啥動物? 我聽過最好笑的答案是鴕鳥。 結果還是我自己去查許多魚類的照片,最後我找到了清道夫魚 ,我覺得牠長的真的很像肛門 。於是我又去研究一些破裂肛門的手術照片, 把那個魚的嘴畫成破裂的肛門 。

這幅畫就叫做【屎袋的愛情初體驗】。

你把自己的作品定位為 「有機藝術 」。「有機藝術」的意思是 什麼?為什麼這是你主要的創作精神?

有機的英文「organic 」,根據劍橋英文字典 ,指的是 不要使用人工的化學物質 ,去培育動植物的食物與產品 ,或是直接從活著的動植物萃取的成分。

有機食物「organic food」,根據BBC的文獻 ,是指一種避免使用人造肥料與殺蟲劑的農作系統 ,繁殖出來的產品 ,以不干涉自然成長的植物與牲口、不餵食任何添加物生成。

對我而言,「有機藝術」指的是沒有電腦化扭曲的藝術創作。 在插畫時,電腦程式常常被使用來上色 或是修片,去除掉那些意外的髒汙點 。有機藝術也就是避免使用人造機器創作的畫作,堅持原汁原味的創作 ,不抹煞任何可能的瑕疵。

再者,我認為有機藝術是安迪沃荷普普藝術的反論。 簡單說來,我意圖在畫作當中,創造出意義與保持真實感, 因為全球化社會,已經到了意義匱乏失真的境地,哲學家Gianni Vittimo說過:後現代社會是一個「被迫使用社交媒體與量化傳播的透明社會。」

  • Black Instagram Icon
  • Black Facebook Icon

© 2019 Minim Photographic Studio

PHOTOGRAPHIC  STUDIO

摄影工作室   台北